0 1149 1个月前

  杨振海。

  杨振海的遗体被发现时,已面目全非,面部及双脚遭到野兽啃食,全身多处骨折,头部与颈部仅剩一丝皮肉相连。彼时,他的家人已找了他整整20天。

  1999年12月31日,在山西省芮城县风陵渡镇上原村附近的一处山沟里,六七名村民用担架抬上一具男尸,后经家属确认,死者系已失踪多日的杨振海。他的遗体当天被两名在山沟里捉野兔的男孩发现,这起失踪案也由此变成一起凶杀案,在当地惊起波澜。

  杨振海的女儿杨菊玲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父亲生前是一名水利工程师,曾在当地参与设计和建设了中瑶乡水库、王辽村引水工程、永济市尊村引黄工程等民生工程。

  杨菊玲说,父亲遇害21年来,凶手始终没有归案,这桩命案已成了家人的一块心病,他们在近日向山西省公安厅申请督促破案后,芮城县公安局已针对该案成立专班。

  杨振海曾参与设计建设的尊村引黄工程。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

  荒山抬尸

  杨振海死后的几年里,他的子女陆续从王坪村搬到镇上,21年前曾发生在这个小山村里的那起命案也随之被村民们淡忘,鲜少有人提及。

  1999年12月31日下午,在山西省芮城县风陵渡镇上原村的一处山沟里,两名少年在捉野兔时无意间发现一具男尸侧卧在沟底,二人被吓得惊慌失措,赶忙跑回家,将事情告诉了家长。很快,村民们陆陆续续赶了过来。

  据其中一名捉兔少年的父亲焦师傅回忆,事发当日,儿子慌忙跑回家告诉他,在村口的沟底看到一具尸体,他想起那段时间每天都在电视上看到一则寻人启事,怀疑是邻村走失的杨振海,便决定带人前去确认,“我去村里叫人,但没人愿意去,我便一个人下到了沟底”。

  焦师傅称,他按照儿子所说的方向在沟底一路寻找,果然发现了一具男尸,但他没敢多做停留,立刻赶往王坪村寻找家属确认,他记得那具尸体脚上没有穿鞋,脚趾上有野兽啃咬过的痕迹。

  发现杨振海遗体的山沟约有百余米深,村民王师傅回忆称,事发当天,他们六七个人用了约半个小时才将尸体抬了上来,“我下到半山腰的时候,看体型和衣着就已经基本能确认那就是杨振海,下到沟底后,看到他的样子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”。

  王师傅至今仍对当日发生的事记忆犹新,他告诉澎湃新闻,他看到杨振海的遗体时,对方半边脸已经没了,像是被野兽啃咬过,裤子上有一大滩油渍,像是被人故意浇上去的。此外,尸体旁边的地面有许多脚印,已经被踩平,在距离尸体约30米远的地方,有人曾在那里点了两堆火,旁边遗落了一个空烟盒和几个烟头,“烟头旁边有人曾在那里坐过,地上留有一个屁股印儿”。

  杨振海的遗体被发现后,一时间,各种传言也不胫而走,甚至传出了他自杀的消息。杨振海的女儿杨菊玲说,当时由于法律意识淡薄,加上受“自杀”传言影响,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报警,但当他们将父亲的遗体抬回家,揭开他身上的白布后发现,老人头部与颈部几乎断开,只剩一丝皮肉相连,伤口平整。此外,杨振海身上还有多处明显外伤,“他两只胳膊上都有因抓握留下的淤青,腹部也有一处淤青是圆头锨的形状”。

  杨振海的工程师资格证书。

  嫌疑人

  据上原村一名村民回忆,发现杨振海遇害后不久,警方对附近几个村庄的村民挨个抽血化验,也先后抓了几名嫌疑人,其中包括杨家人提到的苏某安及他的妻子和儿子。

  杨菊玲告诉澎湃新闻,父亲杨振海是在1999年12月11日失踪的,当天下午3时左右,父亲吃完午饭后像往常一样,扛着锄头去果园干活儿,直到天黑也没有回家,“他平时不管什么时候出门,天黑前一定会回家,如果要出远门也一定会提前告诉家人”。

  当天晚上,杨振海的大儿子杨忠林在村道上遇到了邻村村民苏某安,对方将杨振海的钥匙交给了杨忠林称,他在路上遇到了杨振海,老人嘱咐帮他把钥匙送回家,“他说我爸当时心情不好,要去外地散散心,嘱托让我连夜把母亲接到我家里去照顾。”

  杨忠林说,苏某安与他家算是亲戚,管杨振海叫姑父,这件事他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。第二天一早,杨忠林将事情告知弟弟妹妹,一家人开始四处寻找杨振海,但没有任何消息。杨忠林说,父亲失踪前曾提起同事家孩子会在第二天结婚,他们以为杨振海去参加婚礼,但前去询问后,对方表示根本没有见过杨振海。

  风陵渡镇位于陕晋豫三省交汇处,在杨振海失踪十多天后,家人曾分别前往三地寻找,但一无所获,无奈之下他们分别在永济电视台、灵宝电视台和风陵渡电视台刊登了杨振海的寻人启事,水利工程师杨振海失踪的事情也因此在附近一带传得沸沸扬扬。

  但寻人启事的连续刊登并未帮助杨家人找到杨振海,无奈之下,他们又想到了曾帮杨振海送钥匙的苏某安,认为他可能是最后一个见过杨振海的人,于是赶往其家中询问情况。

  杨菊玲记得,那天是她与姐姐两人一同去的,苏某安不在家,但在他家里看到了杨振海的锄头。苏某安的妻子让二人把杨振海的锄头带回去,“就是我爸出门时扛的那把,但由于两家人是亲戚,我们当时也并没有多想”。

  杨菊玲称,就在发现父亲遗体的前几天,她与姐姐又去邻村寻找苏某安,“那时天已经黑了,他一个人蹲在门口抽烟,我们问他知不知道我父亲去了哪里,他让我们去东边的窑里看看”。

  得到消息后,姐妹俩连夜召集了家人赶往上原村东头一处山沟里的窑洞查看。杨菊玲的姐夫告诉澎湃新闻,他们一众人赶到窑洞后,只在窑洞里发现了一些蒿苗铺在地上,未见其他异常,于是悻悻而归,“这个窑洞在山沟的半坡上,后来老人遗体找到后我们才知道,他当时就在我们脚下的沟底”。

  发现杨振海遗体的山沟深约百米。

  未知的真凶

  找到杨振海遗体的山沟距离苏某安家的直线距离不足500米,附近的村民称,案发时附近的很多宅子还没有建起来,苏某安家当时就在村口,距离现场最近。

  上述村民称,这起案件曾引起不少村民恐慌,大家晚上都不敢出门,这种恐慌最终随着几名嫌疑人陆续被抓而逐渐平息,“被抓的人里有苏某安家三口人,但他们之后又被放了回来”。

  杨菊玲说,他们曾以为杀害父亲的真凶很快就能被警方揪出来,但经过半年的调查后,苏某安及其他几名嫌疑人均因证据不足被释放,案件侦破工作在之后也陷入僵局,至今没有破案。

  时隔21年后,再次提及杨振海遇害一案时,苏某安的家人表示,他们才是“受害者”,并称苏某安只是倒霉,在路上遇到了杨振海帮忙送了一趟钥匙,“就摊上了倒霉事”。

  苏某安的女儿称,当年父母及哥哥因杨振海遇害被抓时,她还在上学,也因此半年见不到家人,受尽苦头。她说,自己对案情并不清楚,并代表父母拒绝接受采访。

  杨菊玲说,父亲杨振海1935年出生,从太原水利工程学院毕业后,在太原水利厅工作。1960年为支援农村水利工作,他从太原回到了家乡,在人民公社主管水利,曾参与设计和建设了中瑶水库、王辽村引水工程及永济市尊村引黄工程,其中尊村引黄工程项目一直沿用至今,帮助当地人解决饮水和灌溉问题。

  “那个年代全国都缺技术型人才,因此即便是退休后,我父亲仍然受村民尊敬,没想竟然会惨死。”杨菊玲说,父亲遇害一事一直像一块石头压在家人心里,而找到真凶则成为一家人最大的心愿,“因为案子一直没有侦破,我们无法调阅侦查卷,掌握的信息也非常有限”。

  杨菊玲说,多年来,她与家人曾反复盘点过案件的现有证据和疑点,发现杨振海遗体的山沟可能不是第一现场;她怀疑,凶手曾试图烧掉尸体,甚至已经在尸体上浇了油,但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实施;凶手曾在杨振海遗体附近摆放一个农药瓶,试图转移家属和警方视线,“但到底是谁干的,甚至是几个人干的,第一现场又在哪里?这些年我们始终想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”。

  不过,这一切的疑问都只能等警方破案时才能解开,由于案件还在侦查中,杨振海的尸检报告以及案情的进展,警方都尚未向家属透露。

  今年8月,杨振海的家人向山西省公安厅发去一份《关于21年前命案督促侦破的申请》,讲述了基本案情,请求加大侦破力度。山西省公安厅在8月24日回复称,收到申请书后芮城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专班,查找案件卷宗,后续案件有进展会尽快联系家属。

  9月17日,芮城县公安局一名民警就此案回应澎湃新闻称,该案目前还在侦办中,具体情况不便透露。

  相关推荐

  安徽13年前公厕抛尸案启动再审,开庭时间延期至10月中旬

  今年7月6日,杨中芬收到安徽省高院的立案审查通知书,周杨被杀一案将启动再审。“我的诉求就是希望法院可以维持左德刚的死刑判决。” 杨中芬说。

  新京报讯(见习记者 薄其雨)安徽16岁少年被抛尸公厕,其中一名涉案人员在历经7次审理后,被撤销死刑判决,后安徽高院启动再审。22日,新京报记者从受害者家属处获悉,案件再审时间从9月22日延期至10月中旬,延期原因暂不清楚。

  周杨生前照片。受访者供图

  案情

  16岁少年被抛尸公厕

  新京报此前报道,2007年2月25日,安徽省颍上县个体户杨中芬接到警方通知,16岁儿子周杨的尸体,在江店孜镇原区政府公用厕所里被人发现。

  根据颍上县公安局刑事科学鉴定书和尸体照片,周杨为颈部损伤致机械性窒息。

  案件一直未破 。直到2010年,一起盗窃案中的嫌疑人向司法机关举报,同伙左德刚、陈永宣、杨士庆三人涉嫌杀害周杨。

  2013年10月29日,案件在安徽高院开庭审理。法院认定,左德刚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;犯盗窃罪,判处无期徒刑。其余两人中,陈永宣被判处死缓,杨士庆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。

  判决文书能够梳理出案发的过程。2007年1月13日,左德刚因怀疑周杨盗窃其网吧的空调外机,邀集陈永宣、杨士庆到江店中学门口找到周杨,将其带上车行至江店孜镇原区政府附近拳打脚踢,后周杨逃至公用厕所旁被三人追上。陈永宣用绳勒、左德刚用手掐周杨的颈部致其死亡。后三人将周杨尸体头南脚北抛入厕所粪坑内,乘车逃离现场。

  杨中芬指认原厕所位置。受访者供图

  进展

  案件再审开庭时间延期

  一审判决后,左德刚提起上诉,后安徽省高院发回重审。此后10年时间里,案件又因4次发回重审,接连经历6次审理,其中5次左德刚被判死刑。

  今年5月25日,安徽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。判决文书显示,法院认为,原判决认定左德刚等三人实施故意杀人的证据主要依靠言词证据,但左德刚等人的有罪供述之间在关键情节上存在矛盾,关键证人的证言前后不一,存在矛盾,疑点未得到合理排除。

  法院因此撤销左德刚的死刑判决,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九年。终审判决后,杨中芬多次找法院申诉,请求法院立案审查。

  今年7月6日,杨中芬收到安徽省高院的立案审查通知书,周杨被杀一案将启动再审。“我的诉求就是希望法院可以维持左德刚的死刑判决。” 杨中芬说。

  杨中芬代理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,案件再审开庭时间原定于今年9月22日,17日法院通知家属,开庭时间延期至10月中旬,延期原因并未告知,具体开庭时间也将另行通知。

注: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网络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第一时间联系邮箱:admin@xtzxsq.cn 我们将配合处理!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专栏文章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